首页 »

我们被各种各样此刻发生的事情纠缠住了,不敢跟时代脱节

2019/10/10 1:52:06

我们被各种各样此刻发生的事情纠缠住了,不敢跟时代脱节

近日,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做客上海新华发行集团主办的知本读书会,为读者由老及新地讲述“大学故事”。

为读书会而来的陈平原,一向是读书的积极倡导者。在接受上书房专访时,他畅谈对于阅读现状的观察与思考,在他看来,阅读趣味是比阅读本身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我们的知识面明显比前代人广得多,但我们思考的深度却不如以前

上书房:2005年,您写了《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读书》,流传甚广。10年后,被电视台邀请用一句话说读书的意义时,您却落荒而逃,因为隐约觉得提倡读书有沦为口号的危险。今天,关于当下的阅读现状您的所思所感又是什么?

陈平原:好像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每到4月份我都有义务在各种场合,面对不同听众谈谈读书的事。我想,任何一种力量或者任何一种职业和立场,都没办法独立完成对读书这件事的倡导。政府官员、学者、传媒、商家,各有各的立场,但对读书的提倡让大家走到了一起,并且已经形成了一种合力。

上书房:合力进行倡导,是不是因为忧虑现在的人不那么乐于读书了?比如,这些年来国外的阅读状况如同一面镜子,时不时拿来照出我们的低阅读率。

陈平原:事实上,现在的阅读比以前多,只不过阅读的方式发生了变化。阅读方式的改变带来了阅读碎片化的问题,今天我们的知识面明显比前代人广得多,但我们思考的深度,以及自我选择的能力,却不如以前。因此,对今天的阅读来说,更值得关注的是,选择什么样的书籍、采用什么样的姿态来阅读。

►大众口味对阅读是一个挑战,它可能导致阅读趣味的下降

上书房:当下阅读的一个特征是,它变得不再那么书斋式、个人化。人们往往追着排行榜读,随着流行读。如果一本书很热门,你不读,好像就跟这个时代脱节了。

陈平原:这不是很好的习惯。追着排行榜读书,或者说读流行书籍,很容易导致我们的阅读系统渗入其他的因素,比如商业因素。不可否认,现在有些出版社或者写书者,会通过排行榜来引导阅读,这背后的商业力量,是我不喜欢的。即使这个排行榜并不存在商业利益,但它只要是排行榜,大多体现的是大众的口味,某种意义上大众口味对阅读是一个挑战,它可能导致阅读趣味的下降。

上书房:有时,阅读趣味比阅读本身更能传递阅读的意义。

陈平原:阅读是让人一步一步往上走的,人应该让自己随着阅读不断往上走,而不是用阅读来证明自己的现状和趣味。一般来讲,畅销书大都是轻松的阅读,而习惯了轻松阅读的大众,很可能对有难度的阅读丧失信心。换句话来说,阅读是能够让我们感到愉悦的,但除了阅读的愉悦,还必须谈一个有难度的阅读。我认为这才是今天提倡阅读的一个本意。

►我们都太匆忙了,而且我们都不敢跟时代脱节

上书房:换作写书人的角度,您希望看到自己的书畅销吧?

陈平原:对我来讲,合适的人、有能力阅读的人手中有我写的某本书,这就够了。至于卖多少,是与版税有关,但版税并不是很重要的。

我越来越感觉到,现在一些作者不是在卖书,而是在卖人气。卖人气,就是随着名气大,随着粉丝多,随着尖叫声响,来利用这些制作书籍。但这样能带来真正的阅读吗?

我一直记得鲁迅写的一个细节——一位青年来买书,手中递过来的那个银元,还是热的。我想,那种买书的感觉、对书的热切,才是值得写书者珍视的。

上书房:什么样的书,才配得上那还带着温度的银元?

陈平原:在商务印书馆的一次庆典上,我曾经说过:做书的人必须有这个志气,我的书20年后、50年后,还能立在书架上。这是一个信念,这个信念教会我们知道什么样的书能经得起时间的淘洗。有的书,一阵风过去了,但有的书,一代代人会与它对话。

今天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都太匆忙了,而且我们都不敢跟时代脱节。人们常常会陷于紧张之中,这个看了没有,那个知道了吗,各种渠道的信息来势汹汹,生怕人家说起的时候自己不知道。所以,我说科技发展带来进步的同时,也会导致我们缺乏深度感,缺乏个性。世界那么大,每天发生那么多事情,很多东西不知道,并非坏事。因为,当我们被各种各样此刻发生的事情纠缠住了,就难以有能力穿越历史的时光来思考问题。

上书房:摆脱诸事的纠缠,正是阅读可以带领读者开阔生命的时空。对于如何阅读,您的策略是什么?

陈平原:第一非专业,第二不畅销,第三有难度,这是我对阅读的三个尺度。

非专业,是因为专业以外、工作以外的阅读,才是与生命的成长相关的。不畅销,是因为阅读是自己的事情,我们要在阅读中形成自己的眼光与趣味。有难度,是相对而言的。明白自己的水平,并且挑战自己的阅读极限,努力往上走,走一尺也行,走一寸也行。所谓阅读让我们长进,是需要选择有难度的读物来实现的。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