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猎人谷葡萄酒产地的酒厂里陈放一瓶中国白酒

2019/8/14 9:33:18

澳洲猎人谷葡萄酒产地的酒厂里陈放一瓶中国白酒

 

Hunter Valley(猎人谷)是个漂亮、安静的地方。这“valley”(谷)不是通常理解的峡谷,有开阔的平地,虽说也起伏。平地四周是山,大多在远处,带一点飘渺、一点朦胧。“valley”的称呼很别致,想来其中加入了诗意的遐想和希冀。

 

到处是葡萄园。一片片齐肩葡萄树,郁郁葱葱,一行行排列整齐,有的在平地,有的在斜坡。澳洲的一月,葡萄尚未成熟,一串串翠绿,点点的园,泛一丝嫩白,藏在茂叶间;远看,低调、不夸张,为的是衬托那一片绿,近看,点点的圆,似在青涩笑。

酒厂直销部 

到那儿的次日清晨,走出住宿,一片开阔视野,天上空空荡荡,少许几丝云,这里那里,近近远远,轻描淡写一抹,不乏柔和与清雅。

 

正叹息着城里难见的乡野景色,视线触到了奇观。

 

酒厂直销部

一座山,近处唯一的一座,不大,也不高,有点像著名“红石”,山顶平整过一般。忽然,平整过的山顶露出淡淡的一缕白,渐渐,一缕成了一条,再渐渐,一条成了一片。以为是雾气,其实是云,越来越大。感觉中,云是山后冒出的,确切些,是从山的背后爬上的。更奇妙的是,飘过山顶的白云,并没继续前飘,而是瀑布一般,沿着山的斜坡,徐徐泄下,一条条的白,填满山的褶皱。像是山的孩子,爬上父亲的肩,又从父亲的胸口滑下。非常美,美得独特,难得一见。

 

同行五人

“猎人谷”是出名的葡萄酒产地。那一带的路不宽,主路两旁,一条条小路,很不经意,难引注意,有的还是碎石铺成,高低不平。可正是这一条条不起眼的小路里,藏着不同的葡萄酒厂,还有直销部(Cellar Door)。酒厂里,除了机器,就是电影里见过的、一个个古典情调的大酒桶,每个都有三四人的体积。木桶是纯木的,本质、也本色。葡萄酒的木香味,就是这些天然的木桶所给予,时间越久,木香越浓。这里所有直销部CellarDoor,都有个著名特色:开门迎客,几十元不等的葡萄酒,来者可以随便品尝,不付钱,尽兴而止。主人都很礼貌,想喝哪种倒哪种,倒得大方,还不少,一边则耐心介绍各种葡萄酒特色,脸上只见笑意。很多喜欢葡萄酒的,就是冲这诱人特点远道而去。不过,一般尝过几次后,大多都会买一些。

 

酒厂直销部

那一带,据说有大小几百家葡萄酒厂。

 

想知道葡萄园的生存状态,于是,在一家相对小些的葡萄园,因没人,便和主人聊起来。主人是个干净的老人,大约七十岁,派头极好,很有教养的样子。

 

酒厂直销部

老人介绍说,这里葡萄园效益各不相同,大多过得去,但真很赚钱的也不多,主要因为葡萄园太多。以为酒厂主要靠批发,运去城里,其实不都是。老人说,他主要靠零售。说到花销,他说每年葡萄熟了,需要采摘、酿酒,那么几星期,会请一二十人,平时,也就他和老伴俩,偶尔,儿女也来帮帮手。

 

葡萄酒厂

 

见老人销售部里放一瓶中国白酒,还有个中国菩萨,我问:一定和中国人有缘吧?老人笑说,他以前是做计算机的,公司较大,在悉尼,家也在那。那时,每年全世界跑,很少沾家,中国,是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有很多朋友,相处都很好。十年前,计算机不做了,退休了,因喜欢葡萄酒,喜欢这里的田园风光,便买下了这个葡萄园,和他老伴一起搬过来。如今每星期,他俩还会回悉尼住一二晚,主要为看孩子和朋友。孩子都大了,已有孙子。他说,开始经营这葡萄园,因没经验,赔了不少钱,现在也不赚,但已收支平衡。老人说话慢慢的,笑意恬静,语态中,有种澳洲老人特有的暖人慈祥。

 

告别老人,车在路上开。远处是迭起的山峦,近处是起伏的绿野,很静,除了风声和车轮压地声,没一点声响;路上没人,很久才见一车。心里想,这么漂亮、安静的地方,我老了,会愿来住吗?